首页 重要消息 社会 时政 教育 财经 健康 青年说 政策解读

11月7日22时,唐山55岁的战“疫”英雄病逝瞒着家人援汉的河北志愿者虎哥走了

来源:未知 作者:陈涛 人气: 发布时间:2020-11-10 07:43:29

  ■队友得知虎哥患病后,每天2顿给他送营养餐


  “带着沉重的心情工作了一天,回到家静下来,翻看我和虎哥的聊天记录,眼睛又湿润了。虎哥是他的网名,其实他叫曹志诚。一位唐山英雄,希望认识他的人都能记住这个名字。”这是虎哥支援武汉时所在志愿者车队领队安迪在得知虎哥去世后,写的一段日志。


  11月7日22时,为武汉拼过命的河北志愿者虎哥病逝。55岁的他瞒着家人去战疫,如今,他“瞒着”武汉人默默走了……


  瞒着家人去武汉当志愿者


  虎哥是河北唐山人。2020年2月,他看新闻得知武汉缺人少车,许多医护人员下班需要接送,有些物资也需要车辆倒运。因为怕妻子担心,他隐瞒了实情,对妻子称自己回老家陪母亲住一阵子。实则他在2月8日,收拾行囊,开着自家的7座面包车踏上了去往武汉的路。


  出发前,他准备了3天的蔬菜、10公斤大米和简单的厨具、餐具。车上做饭、车上睡觉,2月9日,他到达了武汉,通过武汉市红十字会介绍,来到了“善缘益助”公益志愿者车队,当了一名志愿者司机,帮忙转运物资和人员。他也是车队里唯一一位外地志愿者。


  该车队的领队安迪告诉记者,初次见虎哥,第一印象是他很和善,爱开玩笑,而且目的明确,“他说来就是为支援武汉的,所以不用给他特意安排住处,他睡车里就行。”


  此前,虎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过这样的话,“邻家有难要帮一把,这是中华民族的好传统,当年汶川地震时,我曾志愿服务汶川,给这次武汉之行提供了心理准备。”


  战“疫”期间他和武汉人彼此感动着


  2月份,武汉疫情正处于严重时期,硚口区急缺120救护车驾驶员运送病患及医务人员,于是硚口区卫健委联系安迪是否有能开大车的司机,安迪在群里发了该消息,虎哥第一时间毛遂自荐说“我去”。“谁都知道,开救护车就意味着会近距离地跟新冠肺炎病人接触,是十分危险的,但虎哥丝毫没有犹豫,这也是最让我感动的一件事。”安迪只要一回忆起虎哥在武汉的日子,就会控制不住哽咽起来。


  此后,虎哥每天在硚口区义务开救护车,来往于隔离点、医院与居民楼之间,最多的一天接送过17名病人。


  期间,也曾发生过一件小事让虎哥感动不已。有一次,他去小区接一位老年疑似新冠肺炎病患,因为没人搀扶,老人行动非常缓慢。虎哥走上前准备搀扶老人上车,却被老人拒绝了,因为老人不想把病毒传染给他。


  每天8个小时开救护车,交班后虎哥还会帮着志愿者车队装卸防寒衣物、电暖气、防护物品、食品、矿泉水、餐盒等物资。“只要需要他,他都是随叫随到,不管多晚。第二天,他又照常去开救护车。”安迪说。


  贴一两万元油费查出肿瘤拒绝任何救助

  ■虎哥交班后,还会帮着车队装卸物资


  从2月9日开始,虎哥一天也没有停下过,直到3月1日,武汉市硚口区组织全体志愿者进行新冠肺炎的筛查体检。虎哥的体检报告虽然没有感染新冠肺炎,但CT报告显示其肺部有肿瘤。随后又进行了复查,最终医务人员建议,不宜再进行高强度的工作。


  车队里的志愿者们听说后,自发地让家人给虎哥煲鸡汤、鱼汤,每天轮流给他送2顿饭,希望给他增强营养,但虎哥却说,他不怕死,就是自己已经帮不了武汉,还给武汉人添麻烦。“我听到后,哭了很久,虎哥千里迢迢来帮助我们,最后还怕给我们添麻烦。”安迪说,武汉当地一些企业老板和志愿者听说了虎哥的病情后,给他捐款,都被他拒绝了,还有一个送鸡蛋的老板自发给他送了一些鸡蛋,并在鸡蛋里藏了一个红包,大概有1000块钱,虎哥也通过她还给了对方,“他总说不愿意给任何人添麻烦,钱就更不能要了。”


  记者了解到,虎哥在支援武汉期间,油费也是自掏腰包。安迪介绍,虎哥的车是小型客车,一个多月下来油费至少在一两万元左右。开救护车政府是给补助津贴的,但虎哥从没拿过一分钱,并且拒绝了湖北省肿瘤医院为他免费治疗的机会。


  3月16日,经过严格审批,虎哥离开武汉返回唐山,走的当天他还在开车转运物资。一直忙到下午5点,跟安迪说他有事先走一会,直到当天深夜,他才告诉安迪,他回唐山了,没有告别,也没有欢送。


  养病期间他一直关注国内的疫情

  ■虎哥为人亲切,医护人员都喜欢他


  虎哥回到了河北,14天隔离结束后,唐山市中心医院打算安排虎哥在胸外科做手术,先做了病理检查,检查结果为小细胞肺癌,因为肿瘤体积较大,不适合进行手术,建议进行化疗,但还没有等到对他的病情进行全面评估,他就离开了。“我没有放弃生命,只是不想去医院治疗。”虎哥告诉大家,他会积极面对生活。


  在得知虎哥没有在医院接受治疗后,车队志愿者自发为虎哥录制了视频,为他加油打气。安迪也会时不时跟他聊天,询问他的病情。虎哥总是很乐观地回复安迪,“挺好,一切正常”“等我好了给你汇报”。


  就在今年十一期间,安迪和车队的几位志愿者想来唐山看看虎哥,被虎哥拒绝了,之后连视频都很少接了,只是打字或者发语音回复。安迪考虑到怕麻烦虎哥,所以在他拒绝后,没有执意过来看他。


  通过安迪,记者看到了虎哥的朋友圈,最后一条信息停留在7月6日,当时他与武汉车友在北京相聚,支援北京抗疫。他写下“疫情无情人有情,武汉车友援北京。消杀防疫身虽累,唯图生活早太平”。再往之前翻,6月2日,他转发了“武汉全民检测核酸,无确诊病例”的新闻,还附文称“喜讯来得晚了一些,但确实是大喜讯”。足见他在唐山保守治疗期间,仍一直关注着国内的疫情。


  7日晚猝然离世武汉人将来河北送别他

  ■虎哥去世让抗疫志愿者们痛惜


  “虎哥昨晚十点走了。”11月8日早上7点,在武汉硚口抗疫志愿者司机交流群里,虎哥的微信号发出一条信息,顿时让群里的人都不敢相信。安迪早已把虎哥当成自己的家人一样看待,得知这个消息后,她哭了一天,直到11月9日,她的眼睛都是肿的,只要想起虎哥,她就特别心痛。虎哥有2个孩子,最小的还在上小学,还有一位86岁的老母亲,他的离去,对这个家来说就跟天塌下来了一样。“我们约定等他身体好了,我们过去唐山玩,然后再来武汉看樱花、吃热干面的,怎么就说话不算话呢……”安迪的日志里写道,虎哥是车队里最值得大家爱戴和敬佩的大哥,虎哥身体力行,让他们重新认识了担当和责任。


  安迪告诉记者,今天(9日)硚口区有很多人给她转钱,发红包,让她代转给虎哥的家属,她拒绝了,她告诉大家情义一定会带到,虎哥在的时候,就是一个很正直、无私、低调的人,他不喜欢给任何人添麻烦,所有这次也一样。


  记者了解到,11月9日,虎哥已在家乡入土为安。安迪说,近期她会和武汉市硚口区卫健委的人员来虎哥的老家亲自为他送别,向这名为武汉拼过命的雄致敬。


  ■文/本报记者朱丽娟


  ■供图/安迪


  


责任编辑:陈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