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要消息 社会 时政 教育 财经 健康 青年说 政策解读

土木堡之变(四):王文

来源:未知 作者:陈涛 人气: 发布时间:2020-10-09 08:20:49

发现河北第三十五站:辛集名臣王文

    王文(1393-1457),明朝大臣,字千之,原名王强。王文于永乐十九年中进士,曾任监察御史、陕西按察使、大理寺卿等职。土木堡之变后,明代宗朱祁钰继位,王文在高谷的推荐下得到重用,他升任为吏部尚书兼翰林学士,以二品大臣的身份入内阁参与机要。公元1457年,明英宗朱祁镇复辟,王文、于谦被拘捕。不久后,这俩人以“阴谋未遂”的罪名被冤杀。

    前边我们讲到,明英宗朱祁镇回京后被安置在了南宫居住。这期间,朱祁钰下令将南宫的门封死,每日递送给他的食物也比较糟糕。朱祁钰在位这几年,朱祁镇过着名为太上皇实如囚徒的生活。

    公元1456年年底,30岁的朱祁钰病重。此时太子位置空缺,公元1457年正月十六日,于谦等人草拟了复立朱见深为太子的奏疏,并打算在次日早晨上奏。没想到的是,当天夜里,发生了政变。

南宫复辟

    其实在土木堡之变时,孙太后就先确立了英宗长子朱见深为太子,再立郕王朱祁钰为皇帝。人家这意图很明确,你这个皇帝就是暂时代理的,回头天下还是人家朱祁镇儿子的。但是,权利这种事儿是欲罢不能的,朱祁钰也动了立自家儿子当储君的念头。他不顾大臣反对,废了朱见深的太子,改立自家儿子朱见济为储君。

    可叹的是,公元1453年12月,朱见济因病去世,时年五岁。朱祁钰就这一个儿子,太子自然就不是自家的了。当于谦等人在润色奏疏的同时,另一拨人也在积极串联搞活动。

    正月十六日当天夜里,政客徐有贞和石亨、曹吉祥等人撞开了南宫城墙,把困居于此的朱祁镇解放出来。一行人簇拥着太上皇坐上龙椅,大家跪在殿下山呼万岁,30岁的朱祁镇重新登基。史称这次事件为“南宫复辟”(或“夺门之变”)。

    实际上,在朱祁钰病重之时,明朝政权是可以完成和平交接的。但是这次复辟事件,导致了明英宗的政治清算,徐有贞、石亨等因拥立之功被重用,忠臣于谦却被下狱处死。事件加剧了明朝的政治内耗,连清人编著的《明史》也不无感慨地说:明代皇位之争,而甚无意义者,夺门是也。

    复辟当天,朱祁镇即下令逮捕于谦等人,没几天,他以谋逆罪将于谦等人斩首。二月份,朱祁钰病重去世。此次被逮捕并一块被屈杀的大臣,还有一位河北人,他就是王文。

被屈杀的王文

    当时拘捕并杀死王文,给他定的罪名是“谋立外藩”,就是想立外地的藩王为皇帝。这种罪名形同谋反,自然是死罪。但是,王文罪名根本不成立,完全是奸臣捏造陷害。

    在公元1457年正月,朱祁钰病重时,当时京城内流传着一种说法,说王文想立襄王朱瞻墡的长子为皇储。不过,这件事没有真凭实据。朱瞻墡是朱祁镇父亲、明宣宗朱瞻基的同母弟,声望很高。如果立他家儿子当皇帝,那就是触动国本,坏了祖宗规矩,王文之死不冤枉。但问题是,这种事儿是捕风捉影,纵便王文有那个想法,人家没有付诸实施,那你就能逮捕并处死他吗?

    这明显是不合理的。

    面对指控,王文慷慨陈词,他说:召见亲王必须用金牌信符,遣人需要用兵部马牌,这件事一查便知。结果,兵部车驾主事沈敬证实,这事儿确实子虚乌有。没有人证物证也没有口供,但最后还是定了于谦和王文的罪。这罪名叫“阴谋未遂”,俩人被斩首示众,于谦被抄家,王文的儿子也被发配充军。

    尽管审判时,王文言辞激烈力陈清白,但审判者不管不顾还是定了死罪。在处理于谦王文案时,朱祁镇也有过犹豫。但参与夺门之变的大臣还是点醒了他,如果不杀二人,则无以为太上皇复辟找理由。

    就这样,王文和于谦成了明英宗重新登基的政治牺牲品。

吏部尚书王文

    王文是北直隶束鹿(今河北省辛集市)人,原名王强。他父亲王绪原籍安徽,后入赘于束鹿,他是家中第三子。王强父亲有一定文化基础,在束鹿一带以行医、教学为生。王强在这种家庭环境中读书、成长,并于永乐年间中进士。

    公元1435年,42岁的王文受命审理河北的“张普祥谋反案”。结案后,宣德皇帝亲自下令为他改名为王文。明英宗继位后,王文曾在陕西、宁夏等地当官。史载其“在陕五年,镇静不扰”,不管是地方赈灾还是镇守边境,王文的功绩是显而易见的,他是明王朝的优秀官员。

    朱祁钰当皇帝后,王文得到了重用。因为高谷的推荐,王文步步高升,他被任命为吏部尚书兼翰林学士,进入内文渊阁参与机要。以二品大臣的身份进入内阁,这个先例是由王文开创的,这也足见皇帝对他的器重。

    王文有36年的从政经验,但他为人比较固执,一些言语作为不太讨同事们喜欢。所以,大家知道王文罪不至死,却没人为他鸣冤叫屈。比起清廉又有军事指挥能力的于谦,王文的知名度要低很多。

    王文死后十多年,一直到明宪宗朱见深继位后,王文才被平反。明宪宗成化五年,王文之子王宗彝伏阙为父陈冤,皇帝为他沉冤昭雪,特进太保,追谥“毅愍”。王文之子后来累官至南京礼部尚书。

辛集的王文父母神道碑

    岁月流逝,今天辛集关于王文的一些文化遗迹已经难觅踪迹。不过,在辛集市区还立有一通王文父母的神道碑。石碑的具体位置是辛中路和棉麻街交口西北角。石碑整体保存状况较好,“景泰四年”的字样清晰可辨。

    古代官僚间互相书写家族神道碑是常事,书写者地位越高越说明死者家族的身份越显赫。这通石碑的碑文作者是内阁首辅陈循,书写者则是沧州籍的六朝名臣王翱。石碑立于明代宗景泰年间,彼时王文圣眷正隆,书碑撰文者身份非常显赫。有人将它列为辛集市现存的五大历史名碑之一。

    可惜的是,这样一通有很高文物价值的石碑,在路口围挡的遮盖下,显得并不起眼。兴许工程建设结束后,石碑会得到更妥善的安置保护吧!

    本文相关参考及引用资料:《明史·本纪第十二·英宗后纪》《明史·王文传》。

■文并图/本报记者郭会哲


责任编辑:陈涛

上一篇:土木堡之变(三):王复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