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要消息 社会 时政 教育 财经 健康 青年说 政策解读

钢轨焊接人田建生:26年来为钢轨接骨2万次

来源:未知 作者:陈涛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9-14 21:09:22

  “3秒、2秒、1秒。”9月2日凌晨,石济客专线石家庄东站内道岔,田建生手持秒表计时器为钢轨“接骨”的每道程序计时。


  26年,两万次如一次,他的目标是:争分夺秒、分毫不差。


为各道程序读秒挨着2000℃高温“观火”


  沿着石笔标记的位置,切轨仪正在慢慢接近轨道,伴随着“滋滋”的响声,无数的火花鲜黄明亮,朝着前方射出……


  9月2日零时20分,中国铁路北京局集团有限公司石家庄工务段石家庄重点维修车间钢轨整治工区的焊接工们在工长田建生的带领下,身穿长衣长裤、头戴安全帽、手上套着厚厚的手套,在石济客专线石家庄东站内3道14号道岔,对钢轨开始了焊接工作。


  钢轨整治工区工长田建生向记者解释,把该处钢轨焊接成无缝线路是他和工友们当晚的任务。不过,达到天衣无缝的境界,对焊轨人的考验非同一般:要经过切割、对轨、封箱、预热、浇注、拆模、推瘤、打磨等10余道工序,才能将两根钢轨连接在一起。因此,铁路人常把这个过程称作“接骨”。


  切割之后是对轨,一名焊接工蹲到地面,将标尺靠在轨面、轨座上仔细测量,田建生打着手电筒俯身凑过去检查,“轨缝宽度必须要在27~30毫米之间,不能出现误差。”


  之后是关键的浇铸环节,在此之前,要先拿预热枪进行预热。“3分30秒,到!停!”田建生解释,“我们根据经验,温度要达到950~1000摄氏度,刚好是3分30秒。”紧接着,焊接工将坩埚放上去,点燃了高温火柴。站在3米开外的记者瞬间觉得火光向自己窜了过来,脸上火辣辣的。坩埚里面的温度已经达到了2000℃。然而,田建生却目不转睛地盯着坩埚。只需15秒到33秒,里面就会发生铝热反应,“钢水”就会流到焊接部位。看着火焰变弱、熄灭,田建生才松了口气,只有等“钢水”凝固,才可以进行下一步骤。


工作26年为铁轨“接骨”2万次

  ■钢轨焊接收工(左四为田建生)


  当晚推瘤之后,天公并不作美,下起了零星的小雨。“赶紧去拿伞。”田建生边喊边和三名焊接工把头抵在一起,为还在红热状态下的焊接点挡雨。“水点打上去,都会影响焊接效果,我们必须要做到‘零瑕疵’。”让钢轨“合二为一”,使焊接部位“完好如新”,这样的“接骨”工作,田建生已做了26年。


  “我是1966年生人,1994年成了一名焊接工,每年要做七八百个焊接点,算下来也有2万多次了。”田建生告诉记者。


  焊轨的天窗点是4个小时,焊接完成后,田建生与其他焊接工将工具收拾到推车上准备运回。锯轨机、推瘤机、发电机、钢轨打磨机、角磨机,个个沉重无比,光是作为辅助工具的棘轮扳手就有胳膊粗细。


  在与田建生一同返回休息室时,记者发现,他的手里还提着一个“小篮子”。他向记者解释道,除了要进行焊接工作外,还要用里面装着的电台与车站的驻站防护员进行联系,来核实封闭信息和现场安全情况,“保证工作顺利和人员安全,哪一项也不能放松警惕!”


成立工作室每年节支降耗和创造经济效益超900万


  自从上班第一天起,田建生便一头扎在工作上。“记得在作为中国铁路北京局集团有限公司代表参加的一次铝热焊培训班中,我白天向法国教师勒高学习实做,晚上攻读理论知识。”田建生从不熟悉焊接工艺到熟悉,从不敢操作到熟练掌握技术要领,每次在学员实操课上都完成得最好,最后在众多铁路局的学生中脱颖而出。“三年后,勒高被邀请到北京局指导铝热焊技术,指名让我现场操作示范。”


  铁路大发展的时代大潮中,田建生一直专注于解决“轨缝”问题,从闪光焊、气压焊,一直到现在的铝热焊,凭借着对焊接工作无畏辛苦,田建生对工作手到擒来的同时也“荣誉等身”:河北省燕赵技能大奖、铁道部火车头奖章、全路新长征突击手,2014年被评为北京铁路局“最美京铁人”,2015年因贡献突出经国务院批准享受国家政府颁发的特殊津贴。


  因田建生的贡献和能力,石家庄工务段成立了“田建生大师工作室”。该工作室是原铁道部第一批选拔确定的全路技能大师工作室建设项目。通过工作室,田建生带领出了一批铁路工务领域钢轨焊接、焊缝整治科研团队。“工作室每年节支降耗和创造经济效益900万元以上。”田建生说道。


  ■文/本报记者智建勋■供图/石家庄工务段


  


责任编辑:陈涛